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文河的博客

 
 
 

日志

 
 

又见霹雳火秦明———我与著名影视演员、导演王文升  

2007-08-06 19:42:14|  分类: 词赋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霹雳火秦明———我与著名影视演员、导演王文升 - xt5999995 - 赵文河的博客 

 

又见霹雳火秦明

————我与著名影视演员、导演王文升

赵文河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邢台这个地方,说谁谁到,这不,中午在餐厅看央视6台《鼓上蚤时迁》演至众好汉营救卢俊义时,不仅脱口而出,镜头怎么这么少啊?话音未落,正在吃饭的两个孩子便着急的问我什么时候和王伯伯照张合影相,我连忙解释说你王伯伯太忙,等王伯伯到了邢台,我一定让王伯伯陪你们姐俩好好吃一顿饭。本是哄孩子的话,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30集电视连续剧《黄巾三雄》总制片吴振龙老弟便打来电话,说晚上我们的好朋友于敏导演和王文升导演就到邢台了,现在途中。我差点将刚吃过的米饭笑喷出来,真是邪呼了,大白天的说谁谁到。

   邢台的伏天闷热潮湿,刚刚一场大雨使地面跟蒸笼一样,处处黏黏乎乎,离开空调就是一身汗水。我边驾车边想着此次文升兄莅临邢台一定会更加矍铄,虽然已逾5旬,但印象中的他仍然一幅军人气质,充满激情,迸发活力。若不是今年6月份畅饮两瓶多白酒,还真不知道他若大年纪究竟有多少酒量。上次是文升兄风尘赴赴在邢台刚刚住下,就让振龙和我通了电话,接电后我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急忙驱车赶到文升住处,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说吧,吃什么?文升兄说到邢台了,你说吧,我略微想了想随口说道,咱们吃石锅鱼吧,大家都说不错,我去过一次,其中印象最深的莫属长江鲴鱼,味道鲜美,口感滑熘,略带微辣,未等嘴张便入腹中。话没说完,旁边的振龙接过话头强调自己不吃带刺的鱼。我说少数服从多数,有没有刺一吃便知。大家一边嘻笑一边兴高采烈的驾车赶到了中华路的中华一绝清真石锅鱼饭店。还未待进门,便是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勾得腹内馋涎欲滴。席间,振龙有别的应酬,只剩我和文升兄,刚刚三两酒落腹,我说这样喝太慢了,文升马上赞同,说既来之则喝之,我俩一拍即合,于是每人抡起大碗,先是每人一斤白酒下肚,我问下步如何喝法,文升兄说,再来点儿啤酒,于是我们每人又喝了20多瓶啤酒,好家伙,当时连饭店的服务员都被我们狂饮喝呆了。酒后,我们边侃边回到宾馆。路上我问最近怎么样?文升说于导要求相当严,现在刚刚上了片子,是个电影片子,外景比较多,忙的不可开交。由于我不通影视,所以业内的话语也听不明白多少,不过感觉文升兄的压力比较大,因为在选演员方面,制片人是出资方,剧组选中了,制片不满意也不行,所以每个演员的最后定音,都要双方多次沟通方可。话间谈到了军旅生涯,文升兄仍然十分留恋,可能是想到我现在是个警察,突然问我,能不能抽个机会打次真枪,我说可以啊,那要等民警们一块打靶的时候,凑个人数跟上级说下就可以了,但那要大家都凑到一块才合适,文升点头称是。转眼月余过去,平时工作很忙,连个通电话的时间也没有腾出来,真是惭愧。

   晚宴是邢台市市委常委政协主席崔宝玉安排的,地点选在了邢台市开发区最近刚刚开业的一个大型酒店,我应邀参加。饭店内的环境甚是优雅,像旷野一样的大庭内小溪流水潺潺,两旁绿柳轻荡,房间的外部用琉璃瓦镶成,金光璀璨,好一幅世外桃园景色。据说是一位外资老板投资几千万生生的将一个大厦改造成这样的。席间由于涉及内容较多,我和文升、于敏等老朋友为了照顾当地政要人物讲话,没有说得上几句话,主要是应付媒体的发问和连续剧赞助商家的提问,以及和众多的粉丝合影。

   饭毕,回至宾馆,灯下再看文升,一大把茂密的美髯和花白挺拔随颊飘逸的劲发,加上那双浓眉和透亮的双眸,越发显得光彩照人。突然,文升虬髯戟张的说,文河,你侄女在天津说你了啊,说你怎么把我在《阿宝故事》里写成了招待导演。我一下子不知所然,再看文升,一张古铜色的脸膛虎目放光,真像央视热播时《水浒传》中水泊梁山跳将出来的彪形大汉——霹雳火秦明。文升自己表演完毕也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又回到童年的朗朗笑声。坐在一旁的我马上细问端详,原来,在上篇博文(6月份博客第7页)中最后描述文升文升在《阿宝故事》担任执行导演时,我错写成了招待导演,真是一差万别啊。我立即打开手提电脑搜寻,文升连连说不用不用只是玩笑,说文河老弟你又认真了不是?他说他的,我做我的,登陆网页后一瞧果然将文升升级为招待导演了,我问文升剧组有招待导演吗?你当招待导演我吃饭多方便了。文升哈哈大笑。边说边改,才发现原来在输入执行的五笔代码RVTF时,机子上显示的第一个词组是“招待”,而第二个词组才是“执行”,原因找到后,我又重新试了一边,我俩看后,各自捧腹不止。

   月上柳梢头,捧腹乐不够。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我们俩从家庭、婚姻、孩子谈到各自事业发展,又从影视现状谈到剧本创作以及文艺界今后前景等等,只谈的“世世悠悠浑末了,年光冉冉今如许”,只谈的“行云却在行舟下,空水澄鲜。俯仰留连,疑是湖中别有天”。最后,为了不影响文升兄第二天选拔《黄巾三雄》宣传片的演员,我才依依不舍告别老兄,并约明晚相见。

 

   (作于丁亥年六月二十一日夜,公历2007年8月3日夜于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8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