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文河的博客

 
 
 

日志

 
 

你,现在好吗?  

2007-07-05 10:0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现在好吗?

(赵文河)

   

   屈指算来,距我们最后一次同床共枕已经快有四十天了。

   今晚同朋友吃完饭结束时已是22时了,想来想去还是到断桥边等着你吧,因为如果回家的话,那是我们的必经之路,也是我们相爱时的每天必经之桥。走出饭店起动着汽车,瞥见昏暗的路灯下便道上一堆一伙的男人赤背裸胸,女人拿着蒲扇玩雀牌的景色,心中不由惊叹,做点什么不好呢?非要忍着蚊叮虫咬在这儿浪费光阴。没来得及想完,前面三三俩俩的晚自习下课放学的中学生正在马路中间穿行,十字街头练夜摊的老板穿着大裤头搓着胸前的肉泥不断的幺喝“小菜3块钱喽——羊肉串啦——”,引得放学的学生和过往行人不停的驻足。嘀——嘀——,我摁响了汽车喇叭绕了过去。

   断桥依旧屹立在潺潺流水的围寨河边,只是夜色下看不见斑斑锈迹和年长日久的裂痕,岸边的杨柳偶尔送来习习凉风。踱步桥上抬眼望着无垠的星空,我在想,你现在好吗?

   今天,我在网上偶尔(soso搜公安缉毒英雄罗金勇事迹时)看到中央电视台播音员周涛因为丈夫出差在外,自己生病在家无人照料举目无亲无援之时,路云的一个电话,一碗热汤竟然让她抛弃了曾经恩爱多年的丈夫投入朋友路云怀抱的离婚再婚传说。当时看完这则故事,我的脑子一下子就蒙了,原来你们职场上女人是不是只有一张华丽的外表,其内心根本经不起风浪和诱惑,是不是那个男人的怀抱温存,谁的怀抱充满激情、浪漫,就会毫无顾暇的投入到那个男人的怀抱。什么道德、脸面、家庭、影响,为了满足那么一点点的感官上的刺激都会统统的抛到脑后,现在想想也是,生活中有的女人不但自己做了,更甚者还会恬不知耻的站出来为自己红杏出墙的朋友或插足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撑腰骂街。真不知道现在这个社会怎么了?难道你们职场上的女人都已经变成这样吗?

   前些天,一位网友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水和杯子的爱情 》故事。说的是女人像小溪里的流水一样,无论春夏秋冬无人呵护,没人喝采,她的心里特别向往有个人能把自己包容起来,不再饱受风浪的袭击,更不想就这样孤单的一直流淌。这天,有个叫杯子的男人从这里路过。水说:“我不想流动了,我想安定,给我找个杯子吧。”杯子说:“好吧,找到能承载你的杯子,你就不会流浪了”。 水说:“应该是吧,我想稳定”。于是,杯子把开水装进了自己的怀里。  杯子容量不大,但是足够容纳水,且还有空间。水感觉自己被精心的盛装起来,很开心。水想: 我再也不用流浪了,家的感觉真好,谁也不能想在我这里想试一腿就试一腿了。过了一段时间,水觉得有点闷。水想:这就是生活吗,平平淡淡的。又过了一段时间,水有点觉得无聊,乏味。她突然想起原来流浪的快乐时光,自己想流到哪里就流到哪里,谁愿意来趟一腿就趟一腿.她越是这样想越是一天也不能容忍。又想:莫非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她越想越觉得惶恐。尽管杯子依旧精心的呵护她。于是,水每天都期盼能够出去做点“精彩“事情。 但是,因为种种原由,她不能出格。水变的很难过,脾气也越来越不好。水自言自语道:好象我和杯子没有缘分了,他对我一点都不好。其实杯子依旧是杯子。有一天,水说:“快把我倒出去吧,我不想受这种束缚,我要自由”。此时杯子为了家为了生存为了杯子里的水正在外边奔波,她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听到。水感觉自己郁闷死了,可恶的杯子,你为什么要盛装我呢,她越来越讨厌盛装她的杯子。杯子依旧……。终于有一天,杯子发现,水再也不和他沟通交流了,那颗要出去的心变的坚硬无比。杯子很难过,心理想,既然爱你,就让你走吧,束缚不是爱的方式。杯子对水说:“水呀,我是很爱你的,所以,我让你走,你等等,我把你倒出去”。 杯子是难过的,他小心翼翼晃晃,想把水慢慢倒出……。水终于走出了杯子里,她好开心,跳跃着,欢畅着……。杯子好难过,突然,杯子掉在了地上。杯子碎了,水也跟着洒落在地上。水在地上挣扎的时候发现,杯子破碎的心散满了一地,杯子的心里每一个地方都有她的痕迹。她这才恍然大悟,杯子是多么的爱她、呵护她的。其实她已经完全占满了杯子的心。

   这些天,你好吗?为了不让我找到你,你换了一个又一个住所,为了不让我找到你,你索性连电话都赖的接我的,真是那样恨我吗?仅仅是因为我劝你远离那些红杏出墙的朋友和甘当款孙子姘头的人堆吗?还是因为深更半夜莫名男人打给你的悄悄电话,被我听着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让它们远离我们纯洁的情感世界吧,生活还是要实实在在的,退一步天高气阔,让三分心平气和,家还是家,还是我们爱的避风港湾,你说呢?

   夜在梦中,渐渐深沉。远处楼房的亮光正在一点点熄灭。煦风已不再有,凉意渐起。下夜班的人们急匆匆的掠影正在赶向各自的家中,桥板上不时传来咚咚的回家脚步声,岸边的我在苦苦的听寻着,哪个是你的声音?

 

  (作于丁亥年五月二十一日夜围寨河林场桥头)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