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文河的博客

 
 
 

日志

 
 

狐说(一次真实经历)  

2007-06-20 23:2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狐   

(赵文河)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农历丁亥年四月二十二日夜。

    最近几天,由于农场的工人回家抢种玉米,不得已我每天除了上班外都要到农场住宿,一是为了喂农场的1000来只鸭子,另外还要收拾工人没有做完的活计,着实把我累的喘不上气息。早上8点必须驾车到单位上班,中午12点顶着酷热的烈日要行十几公里赶回农场放水喂鸭子,刚刚喂完就简单啃口凉馒头赶回单位工作,下午17时30分下班后第一件任务就是急匆匆到农场浇地锄菜,暂且不提饭菜吃不好,最为严重的是晚上除了蚊叮虫咬外狐仙到处作怪,折腾的整个晚上睡不了觉,搞的白天工作时精神恍惚,这里就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诸位。

   这天夜里漆黑一片,静静的没有一丝风声,被烈日晒了一天的草地像蒸笼一样燥热,喂完鸭子后,在地里凉快了一会儿我就进了屋子里面,农场宿舍的房顶是石棉瓦制作的,禁不起烈日的烤晒,屋里早已比外边的温度高上5、6度,我只得把电扇开到高档降温,慢慢吹着好进入了梦乡,但蚊子太多,耳边一直是嗡嗡的声音,稍不留神就让它叮上一口。进屋后,我用登子将门顶上,索性用毛巾被将头也裹上(为了躲避蚊子叮咬)准备睡觉,大约在我迷登有1个小时左右,也就是好像在我迷迷糊糊之时,我仿佛听着“呜——呜——”的声音而后屋内狂风大作,紧接着听到我的屋门“吱——”的一声,屋门自己将门后面的登子顶开了,我猛然一个激灵,是谁在捣蛋?连忙起身到外边看了看,怪事?外边一点风也没有更没有一个人影,我回到屋里看了看也没有人影,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木讷着又用登子将门顶好,确认无误后,从抽屉里拿出随身带来的一本宋词精品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想着这个怪事,不一会儿倦意又来了,连打了两个哈吹两个眼皮开始打架了,正在这时,突然,“呜——呜——”屋内又开始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狂风呼啸的哨音立即把我刮的一点睡意也没有了,电扇也被大风吹的转不起来,电灯也被吹的忽明忽暗,我瞪着两只大眼死顶着屋门,只听“吱——扭扭——”咣当一声,门后的登子又被屋门顶开了,紧接着一点风也没有了,只见从门外面轻飘飘进来一只死人才穿的绿色绣花鞋,这只鞋子静静的在地上一下下移到我的床前便不动了,好像鞋的上面隐约有个黑色长袍子,但我没有向上看。我屏住呼吸掂起刚才准备好的菜刀,腾的一声从床上跃起“啪”的一声对准绣花鞋就是一菜刀,只听“哈哈哈哈——”刺耳的尖笑声向外边窜去,再看地上,除了散落屋地上的几缕好像狗毛的白毛外,其它的什么也没有。紧接着,只听"叭"的一声,我循声望去,只见窗户的玻璃外面贴着一张披头散发的湿漉漉的一颗女人的头,脸被头发遮掩着看不清楚,好像是呲牙咧嘴的冲着我在笑,又像是刚从水井里出来一样,那笑声震的我的两只耳朵发麻......

   天,依就漆黑一团。由于刚才的事件,我将床铺搬到了屋外空旷的地上睡觉,这样我想再刮什么风也不怕了。望了望乌黑的天空,我想,为什么刚刚的事件我的两条狗没有叫呢?于是,我将拴在门口的两条狗的绳子解开,让它们随时可以参与打架并且壮胆。慢慢的想着想着好像要进入梦乡时,也就是在凌晨时分左右,隐隐约约的“呲——呲——”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我顺头向床前的茅草地上一看,两条狗好像被一团白乎乎的东西裹在一起,这个白乎乎的东西的脸好像有点山羊头,两只眼睛透着绿光,在乌黑的夜里象是两个绿灯泡一样,又像是个幽灵一样,个头也就是一尺多高,压的两条狗连叫声都变了,我迅速抄起早已准备好的木棍就奔了过去,好家伙,只见一道大约有一米多长白蓝色的磷火顺着地里的茅草向北逝去,随后,我农场的大铁门上的锁子和门板自己咣当咣当响了起来,响声刺的鸭子都叫了起来,我以为有人来了,走到近前仔细看时,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感觉有股通天的旋风无情的将我旋了起来,一会儿又放下,再看自己时,已经到了床上......

   好不容易挨到天明,我拿起蛋筐进了鸭圈开始捡鸭蛋,等把鸭蛋捡完后,走到拌料室准备给鸭子拌饲料,刚刚拿起铁锹,突然,在绿色饲料袋的后侧,两条人腿映入眼帘,人腿上面还穿着一双新的黑色皮鞋,我用铁锹顺着腿将上面的编织袋去掉,一个光头男人出现在我的眼前,只见这个人脖子戴着金项链,胳膊上纹着黑鹰,正在酣然大睡,我纠住这个人的耳朵将他纠醒,

   “这是什么地方?”他站起身蒙蒙地问。

   “废话,你是怎么进来的,这是我的农场。”我说。

   “不对,我在家里和朋友喝酒喝到凌晨两点,怎么会在这儿?这是哪儿啊?”他仍然呓蒙的说。

   “这是发电厂,你是哪儿的?”我一边发问一边打量着他。

   “我是宁晋县的,真的我在家里喝酒了?”他解释。

   我心想,宁晋距邢台100多里路程,他是怎么来的呢?

   “你是怎么到这儿的?这里四处都是院墙,另外还有石油公司的保卫员巡逻,你要说实话?”我问他。

   再问什么也问不出来后,我翻开他的衣服兜看看,什么也没有,包括钱,这时,又有一股看不见顶的直径足有三丈多的黑旋风从北向南在我农场开始向我这个方向移动,旋风所过之处将地里的东西全部掀起,卷了起来,再向上看尤如一个大铁桶向我扣来,我看铁路派出所的民警在远处巡逻,便赶快大声将他们招乎过来,这时,这股旋风突然不见了。经过再三询问和了解,最终和他家取得了联系,确认他在家里同朋友喝到两点后就回自己屋子睡觉了,家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个小时就跑到了距他家100多里的市郊,本来夜晚的事就烦心,又加上这个莫名其妙的事件,我挥挥手让铁路派出所的民警将他带走等着他家里接他,才开始喂鸭子。

   后来,我农场的工人回来了,我除了白天到那儿看看外,一般晚上不去。

 

 

      (作于丁亥年农历五月初七日夜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